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eugene:字句解释(第十一期)  

2009-05-18 13:3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end with: 以……作结

原文:Thelast chapter discusses some theoretical issues and ends with anintervention in the French elections of March 1978.

原译:最后一章,讨论了一些理论问题,最后一章涉及到了1978年3月的法国选举问题。

点评:
The last chapter ends: 最后一章的结尾处是。。。
Intervention in the French election: 对法国选举的介入。

重译:

最后一章的结尾处涉及到了1978年3月的法国选举介入问题。

2)objective function: 目标函数

原文:'Theobjective function of the crisis is to constitute a mechanism throughwhich the law of value asserts itself, despite capitalist competition(or the action of monopolies)' (p. I70, italics in the original).

原译:“经济危机的客观作用,就是建立一种机制,利用这种机制,价值规律会维护自己的存在,而不管资本主义的竞争(或垄断者的行动)”(P.170,原文斜体)。

点评:

Objective function: 不是客观作用, 而是目标函数, 来自最优化理论, 这里是转义使用。 经济学里常见的目标函数如: 效用函数(极大之)、成本函数(极小之)、利润函数(极大之), 等等。

3)any particular variant: 任一种特定的变体

原文:Mandel does not endorse any particular variant of the Marxian theory of the Trade Cycle.

原译: 曼德尔并没有对马克思主义的各种商业周期理论给予背书。

点评:Any particular variant 没有译出。

重译:曼德尔并没有对马克思主义商业周期理论的任何一个特定种型给予背书。

句义说明:没有对各种, 不同于, 没有对任何一个特定种型

4)this statement: 这个结论,这个说法,这个论断

原文:Ifone probes this statement further through the text and in earlierwritings of Mandel (as of many other Marxists), one finds a viewremarkably similar to the old neoclassical-Austrian (Hayek-Robbins) ormodern monetarist view,

原译:如果我们对本书及曼德尔的早期作品(及许多的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作品)进行进一步的探寻,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有一个观点,与古老的新古典-奥地利学派(哈耶克-罗宾斯)或现代的货币主义观点,有着惊人的相似,

点评:This statement 没有译出。 这个this statement,承上启下, 担任两段过渡的功能。 它指得是上段中的论断 'The objective function of the crisis is toconstitute a mechanism through which the law of value asserts itself,despite capitalist competition (or the action of monopolies)'

重译: 如果我们通过本书和曼德尔的早期作品(以及许多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作品)对这一论断作进一步的探究,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有一个观点,与古老的新古典-奥地利学派(哈耶克-罗宾斯)或现代的货币主义观点,有着惊人的相似,

5)the more...the more....the more...(the more)

原文: 'The more national governments manipulate the money supply, volume ofcredit and artificial exchange rates on the national level, the moreprotectionist policies are applied and the internationalized productiveforces rebel against these manipulations, the more the laws of themarket - the law of value - trigger compensatory mechanisms that renderthese government measures ineffective or even counter-protective'

原译:“一国政府,对货币供给、信用总额、国家水平上的人为交换率,控制得越多,那么,保护主义的政策,就会实施得越多,国际化了的生产力,就会反击这种操控,市场规律(即价值规律),就会越多地触发补偿机制,从而使得这些政府措施无效力,或者,甚至会导致反保护主义。”

评论:
1. exchange rates 指得是国与国之间的货币汇率。

2.注意原句有三个the more. 这会增加分析的难度。 经常见到的是the more A, the more B. 这个关系很唯一。越A则越B。 现在是, the more A, the more B, the more C. 可能的结构可以是以下两种: 越A, 越B,则越C。 或者是: 越A, 则越B 和越C。 当the more 有四个时, the more A, the more B,the moreC, the more D. 情况就更复杂了。 不过无论多复杂, 以下的观察总是适用: 第一个(the more A),永远不能在“则”之后, 亦即不可能有“则越A”。最后一个(the more D)永远要在“则”之后, 永远要写成“则越D”。至于第二个或第三个(the more B, the more C)都有取用第一个或最后一个形式的两可。 不过, 一旦第二个取用了最后一个形式,第三个也只能取用最后一个形式。 这个规律是我的总结, 未见别人说过, 但实际是常识。 有四个the more 时, 可有下列形式:

越A, 则越B、越C, 和越D。
越A,越B, 则越C和越D。
越A、越B,越C, 则越D。
这个规律也适用于有五个以上的情况。

3.在有两可情况时, 如何确定究竟是哪个? 这就不是2中的逻辑问题, 而是文字本身的意义问题。现在回头看看原译是如何处理。 注意“那么=则”,所以原译采用的是“越A,则越B 和越C”。 对不对?只能看意思了。“一国政府,对货币供给、信用总额、人为设定的国家汇率,控制得越多;那么,保护主义的政策,就会实施得越多,从而国际化了的生产力,也会更多地反击这种操控;市场规律(即价值规律),就会越多地触发补偿机制,终使政府的这些措施失效、甚至变成反保护主义。 ”我的看法是:一国政府,对货币供给、信用总额、人为设定的国家汇率,控制得越多, 不一定就会越多地实施保护主义的政策。反之,“市场规律起作用,触发补偿机制,终使政府的这些措施失效”, 这提示了政府的措施既包括第一句的三种控制, 也包括了第二句的保护主义。这个观察提示了唯一正确的形式应是: 越A, 越B, 则越C。

4. 重译: “一国政府,对货币供给、信用总额、人为设定的国家汇率,控制得越多;保护主义的政策实施得越多,从而引起国际化生产力,越多地反击这种操控;那么, 市场规律(即价值规律),就会越多地触发补偿机制,终使政府的这些措施失效、甚至变成反保护主义。 ”

5. 写了以上这段, 出了一身汗。 感谢原译者提供这个样本以作分析。否则, 我本人也还未上升到如此理性认识。


6)A does not do sth any more than B does = B does not do sth, neither does A

原文:Onefeels, however, that the current state of Marxian crisis theory doesnot warrant such strong conclusions any more than the monetaristexplanation relying also on 'the laws of the market' does.

原译:然而,我们觉得:马克思主义危机理论的当前状况,相比于货币主义依赖“市场规律”所给出的结论来说,并不能确保如此有说服力的结论。
这里的难点在于这个句型: A does not do sth any more than B does. 什么意思? A没有做, 但B做了吗?注意啊注意, B 也没有做。 所以, 这句的意思是: B does not do sth, neither does A. (B 没做,A也没做。)

重译:然而,我们觉得:货币主义基于“市场规律”的解释,是无法保证以上这些强有力结论的可靠性;同样, 马克思主义危机理论的当前状况,也不足以这样保证。

7)even in a competitive much less a monopolistic framework: 即使在竞争的框架里……更别提垄断的框架中了。

原文:Atan analytical level, we simply do not have an adequate Marxian theoryof cycles which can integrate the monetary and real factors even in acompetitive much less a monopolistic framework.

原译:在分析的层面上,我们完全不需要一个充分的马克思主义周期理论。该理论可以将货币因素和实际因素,甚至都放进一个竞争性的、相对更少垄断的框架里去。

词义点评:

Much less, 何义?常跟even 一起用。 见下句: I did not even see him, much less speak to him. 我见都见不到他, 更不用说跟他说话了

经济学评论:

经济分析中, 最容易的是假设充分竞争, 产品市场上, 只有一个水平的竞争价格, 产家生产出售到p=MC (价格=边际成本)为止。 如果有垄断,则复杂一些,价格线不再水平, 而是下斜。 垄断厂商选择MR=MC. (边际收入=边际成本)。 如果有垄断竞争, 则更复杂了, 要用到博弈论了。所以一个模型如果连充分竞争的情况都搞不定, 垄断的情况就甭说了。

重译: 从分析的层面而言,我们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能在竞争的框架里整合货币因素和实际因素的马克思主义的周期理论。至于在垄断的框架里(分析), 那就更不用说了。

8)accommodate: 容纳、整合、与....并行不悖; trappings: 花哨的东西

原文:Sinceit views the State as parasitical at a basic level, conventionalMarxian theory finds it difficult to accommodate counter-cyclicalfiscal policy; it also distrusts the 'social wage' and all othertrappings of the welfare state.

原译:因为它从根本上视“国家”为食利者,所以,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很难融合进“反周期的财政政策”;同时,它还不相信福利国家的“社会工资”和其他所有的陷阱。

点评:
Accommodate: 容纳、整合、与。。。并行不悖。
Trappings: 马饰、服饰、装饰。 引申为花哨的东西。 不是陷阱(trap)。

重译:因为它从根本上视“国家”为食利者,所以,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发现自己很难容纳“反周期的财政政策”;同时,它也怀疑福利国家的“社会工资”以及福利国家其他所有的华丽花哨的东西。

9)too eager ( willing, ready, anxious,happy, etc) to do sth. 太急着去做(太想着去做, 太愿意去做,太高兴着去做)

原文:Mandelis not of course to blame for this lack of an analytical framework.Some Marxists have been too eager to revise, and agree with someeconomists that the cycle became obsolete during the sixties.

原译:当然,不能因为曼德尔缺乏一个分析框架,而来责备他。一些马克思主义心太急了,以至于没有修正,他们同意了一些经济学家的说法,认为在20世纪60年代,“周期”是一个过时的词语。

评论:

too eager to revise: 是“ 心太急了, 以至于没有修正” 还是“ 心急得很, 急着要马上修正”?是否定还是肯定? 在以下句子中, too…to… 是否定意:
Itis too hot to eat. It was too dark to read here. I am too tired tomove. I am too angry to speak. One is never too old to learn. Englishis not too difficult to learn.

但是在以下句子中, too…to…是肯定意:
Too+(ready, anxious, eager, willing, happy, etc.) to do sth. (见薄冰惯用法词典P1198). 这需要靠记忆

重译:当然,缺乏这样一个分析框架,不能怪曼德尔。有些马克思主义者太急于修正自己了;他们同意了某些经济学家的看法,认为到了20世纪60年代,“周期”已是一个过气的词了。

10)one irreducible truth: 不可化约的真理

原文:Othersnow can claim that cycles are an inevitable part of capitalism. Both,one fears, are wrong. What is true, however, is that whatever thecurrent state, be it boom or slump, it cannot last for ever. Thatremains one irreducible truth in Marx's view of capitalism, and that isan antidote to much theorising which projects the present into theindefinite future.

原译:现在,其他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可以说“周期”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组成部分。我们觉得,这两种做法都不对。然而,真正的事实,却是:无论当前的状态,无论它是繁荣还是衰退,这种状态都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这在马克思的资本主义观中,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真理。在把当前现实融合到无穷未来的更多的理论化中,这是一个解惑方法。

点评:

One irreducible truth: 一个不可分割的真理?不像是!这里说的是:大道至简。 这个真理已到了不可再化约、不可再简缩的地步。 强调其简, 就如爱因斯坦的能量、光速、质量公式那样。 反之, 一个不可分割的真理就不一定是至简的真理。

重译:

另外一些马克思主义者们,这会儿正在力言“周期”乃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组成部分。我们恐怕,这两拨人都不靠谱。正确的真实却应是这样:当前的经济状态,无论是繁荣还是衰退,都不会永远持续不变。这在马克思的资本主义观中,仍然还是一个不可化约的真理。当前有不少理论研究, 用今天预言无穷的未来,对此, 这个真理不失为一服解毒剂。

评论: 这个真理说当前的状态不会永远不变。 所以, 以今天预言万世, 不足取也。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