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论战:为浙大谭卓呼吁对司法的干预  

2009-05-10 20:1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资料】

杭州市市长蔡奇在都市快报58日《文二西路紫桂花园门口飙车夺命》的报道上批示: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惨剧,市交警支队要很好分析,进一步采取措施,严禁违法超速行车。对肇事者要依法严处。痛下决心,彻底解决违法超速行驶问题。2009510日都市快报头版)

第一条战线

正方1……可能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市长这次站在了老百姓这一边,可能会防止司法的钱权交易,这也是一件好事.不要在"市长为老百姓说话"的时候,就引用"行政干预司法";要用在"钱权交易"的场合.

反方1强贴。很带有普遍意义的一种想法。认为妨碍司法公正本身没有对错,有利于自己的时候就对的,不利于自己的时候就错的。我方观点认为,任何形式或方向的对司法的干预都是应该予以最严厉的谴责的。

正方1,很多时候,你们常常是"选择性谴责".在重庆谈判时期,周恩来说:你们美国人,偏心眼.在我们打老蒋的时候,你就冲出来,要双方克制;老蒋打我们的时候,你们就一句话都不说.你们的话,听上去,像是很公平.但是,你们实际上在给人们制造一种感觉,就是所有的冲突,都是我们制造的.因此,在我没有看到"你方"在其他情形下的"对任何干预都给予最严厉的谴责",我还是可以坚持我的想法.最少,这种想法,比之你们那种"选择性谴责",要高尚一点.

正方2: 不错不错!形式上的公平而导致实质上的不公平!讲得有力度!

反方1那么以后多来牛屎(News)看我的帖子。每一次权钱交易式,官官相护式的对司法的干预,我都已给予了同样严厉的谴责。

正方1,如果每回都像你说的这样,你都会给予同样严厉的谴责,那么,你不妨列举一下.就以你所谴责的"权钱交易"为例,讲讲哪一次钱权交易时发生了"对司法的干预",你给予了何种谴责.你的事迹,最能证明你的清白.

反方1没意思,我的清白不需要向你证明,你大可以觉得我是卑鄙下流的。不过,即便我是下流卑鄙的,也不影响“司法独立”这一判断的正确性。

正方1,实际上,你大可举例说:"杭州市领导,要求对肇事者从"还很年轻","治病就人"的和稀泥角度",对司法工作进行指导,是完全错误的.他们不仅从原则上违反了"司法独立",而且,还对"具体的肇事者",在一定的程度上,给予了可能的袒护!因此,我们如果认识到"市领导袒护"肇事者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又怎么能指责"要求司法部门严肃办案"的批示呢?实际上,这也表明了"你方"可能的"选择性谴责"的存在性.而这一点,与你是否下流无关,只与你在关注谁更有相关性.你为什么不谴责市领导"袒护坏人"的倾向?

反方1呵呵,算你狠。fstar和你的出发点我能理解,不过选择的方法,我个人以为弊大于利而已。考虑到毕竟还是好同志,我就顺着你的意思,站出来谴责一下。你要明白,对这种权钱交易的谴责大家都在做,需要我锦上添花吗?(凡事我都要出来发帖表个态?)对于所谓保护弱势群体的司法干预,很多人,比如你,都觉得合情合理,这时候需要我站出来发出我那微弱的声音,尤其是fstar也支持你,我觉得我更有必要出来说两句了,毕竟你只是理科系的,对法缺乏基本信仰情有可原。

正方1,我也能理解你的看法.理论上的"司法独立",完全是有利于弱者的,这一点无须质疑.我对法律是缺乏信仰,我也承认,不过,我更要承认的是,我对当前中国的现实中的司法实践,缺乏基本信仰.而这种"缺乏",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理科生.而是因为现实的法律实践,没有给普遍意义的人们,"坚持信仰"的理由.如果大家都是"原子化"的人,"标准化"了的人,那么,司法独立,不因为人们的呼吁而成立,而是因为它自然就成立了.但是,正因为法律上所定义的那个"普适性的个体",在现实实践上,完全地偏离了法律的定义,这不是思想的问题,也不是"法律定义"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或故意忽略了的,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而当人的差别出现了之后,理论家们,开始用教条来教育我们的时候,才使理论变得苍白.才出现了所谓的"哲学的贫困".

反方1辛苦了,各自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默默前行吧!

正方1: 呵呵,真诚地祝愿您的"司法独立"早一天实现.在没有实现之前,我们坚持向苍天呼喊,呼吁人间的公道.

 

第二条战线

 

正方1我觉矫枉过正还是必要的。因为如果民众不以舆论影响司法,在现在的体制下官僚阶层对司法和干预和影响也是不会停止的。民众舆论的影响恰是对权力干预司法的一种牵制,或许可以稍微抵消一点权贵的压力。这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我们毕竟不是生活在理想社会中  fstars

正方2托尔斯泰说:如果坏人,可以团结起来,那么,好人也应该团结起来.结党,当然是不好的,但是,要抗击黑暗,这是一种有效的路径.如果坏人还在买通那些肮脏的官员,那么,我们就要不停地呼吁领导们对"司法"进行"公正的干预".(qianlaoda)

反方2这件事情你看到了,闹得影响大了,假如没看到,大家都不知道呢,那么“坏人”买通的时候,谁来不停地呼吁领导们“公正的干预”呢

正方1所以,也许并不在于"司法的独立运行",而在于"信息的完全公开和透明".实际上,你和我,都已经走到了同一条道路上去了,因为"信息公开,透明",才是"司法独立"的前提.在这个前提没有实现之前,你靠什么来维持你的"司法独立"?

正方2: 讲得还真不错啊!佩服!

正方2司法独立是美好理想,但还是显得有些遥远。有长远目标,也得有眼前的对策么!何况我觉得舆论的压力对于推动司法独立的实现还是能起到促进作用的。特别是在权力仍可以肆意玩弄法律的时代,显得尤为可贵。很奇怪,虽然我是学法的,也并非不推崇法治和司法独立,但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恰恰并不是法理学书籍上对于法律的表述,而是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里写道的:人民的呼声就是最高的法律。(fstars)

正方1,向你致敬!罗素在<西方哲学史>里说:自然法,应该生发于自然本身.如果我们忽略了自然的人,就不能确定何种法律,能够适用于他,何种法律能够规定他.对于法律如此,对于"法律过程",也应该是这样的.你的引用,最精当(qianlaoda)

反方1法国大革命……

反方3:法国大革命在我个人的定义里面是群体恐怖性事件

正方1: 不知道你具体所指,可能你的意思是:法国大革命,体现了人民的呼声,但是,却很血腥,吓坏了很多人。在米兰·昆德拉的作品中,《生命中难以承受之轻》,一开始的时候,就以尼采的“永恒回归”(eternal return),作为话题,谈到“法国大革命”的一次又一次地上演的话,会不会是历史的悲剧或惨剧。但是,这永不可能是防范法国大革命的理由。因为如果人性的本质里,如果含有嗜血的成分,那么,不是因为法国大革命而人头落地,就会因为其他某个其他的理由而血流遍地。放到这里来说,不是人民的呼声来作为世间的法律,就很有可能现行的法律成为一纸具文,而送上了祭坛的,就会是一具一具无力的老百姓的尸体。如果是这样,谁能冷静地思考fstars所说的“遥远”的美好理想?激进,从来不是天生的激进,而是因为你无力,你被欺凌,被侮辱!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