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eugene:字句解释(第四期)  

2009-04-05 13: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ritual: 原指宗教仪式, 引申为例行公事, 老套式

原文: It's the French against France -- a familiar ritual that mirrorsEurope's larger predicament.
原译: 正是法国人要反对法国自己——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反映了欧洲正处于更大的苦境。

点评:这个ritual 没有译出。 Ritual原指宗教仪式, 引申为例行公事, 老套式。 是不是译为:这似曾相识的老套路?

(2)self-defeating: 自拆台脚

原文:Hardly anyone wants to surrender the benefits and protections oftoday's generous welfare state, but the fierce attachment to thesecostly and self-defeating programs prevents Europe from preparing for afuture
原译;没人愿意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的当前优裕福利国家所给予的福利和保护,但是,这些项目虽说成本高昂且有违初衷,而如此激烈地反对,却会阻碍欧洲走向自己的未来。

点评:Self-defeating 陆谷孙作“自拆台脚”, 是不是更好点?

(3)fierce attachment & prepare for a future

原文:The fierce attachment to these programs(i.e. the benefits andprotections of today’s generous welfare state). Programs

点评:指的是上文的福利方案里的各项内容。 Fierce attachment to these programs指的是拼命地抓住这些福利安排不肯松手。

原文:Prevents Europe from preparing for a future:

点评:妨碍了欧洲对未来作准备。 (这个未来, 如下文云, 是个糟糕的未来, 但无法避免。)

(4)overtaken:一是赶上超过,二是意外地碰上

原文:Sometimes they've been overtaken by new circumstances.
原译:有时,他们被新形势吓倒在地。

点评:这个they指什么?从本段第一句开始仔细找。 有两个复数名词。 Democracies/political commitments .本段中的they 有时指民主国家, 有时指政治承诺。 到底指哪个, 由最靠近的前置名词决定 这里, 显然指的是politicalcommitments. 既如此, 将overtaken译成吓倒在地就显得太过了。 查overtake有两义, 一是赶上超过,二是意外地碰上。 这里用的是第二义。 是不是译成:有时, 这些政治承诺被新的情况搞得猝不及防

(5)SLATE 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一个网站

SLATE(Strengthen Learning And Teaching Excellence)是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一个网站。请访问以下该网站。这是所谓的acronym。 Slate 是一种石板片, 可写字, 可做贴墙用。 该网站还有图示, 画了几排石板片贴在墙上。
http://www.hks.harvard.edu/degrees/teaching-and-courses/teaching/slate

(6)Crimson: 哈佛大学学生报

原文:By the way, Kinsley was an economics major at Harvard (and also editor of the Crimson).
原译:顺便说一下,Kinsley还是在哈佛主修了经济学呢(他还曾是“哈佛大学学报”的编辑)。

点评:Crimson是哈佛大学学生报, 不是学报。

(7)common good & common goods

原文:Even in its most primitive form, the invisible hand is a brilliantexplanation of what motivates most of us, and how our efforts serve thecommongood.
原译:就算是在最原始的形式下,“看不见的手”都是一个出色的解释,它解释了我们大部分人的动机,解释了我们的“公共品”的提供方式。

点评: Common good 不同于common goods. 后者是公共品, 前者是共同的利益。
就算是在最原始的形式下,“看不见的手”也是一个出色的解释,它解释了是什么东西激励我们大部分人去行动,解释了我们的各自努力何以都能服务于大家的共同利益。

(8)讲解: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

原文:RicardoReis and I addressed this question in a paper a few years ago, calledWhat Measure of Inflation Should a Central Bank Target? (publishedversion). The abstract:
原译;几年前,Ricardo Reis和我在一篇论文中讨论了这个问题。论文题目为:中央银行的目标是什么样的通胀率?

讲解:我查了一下这篇文章。 谈的是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要求央行以锁定通货膨胀率为目标, 从而防止经济的过度波动。 比如说锁定通膨率在5% 左右。问题是如何测算(measure)通货膨胀率。 是用cpi, ppi, gnp deflator? 抑或是core inflation?作者觉得, 所有这些index 都偏于统计学的处理, 而与货币政策的初衷无涉。 他提倡用一种叫做stability priceindex(稳定价格指数), 这与货币政策要让经济稳定的目的一致, 从而更好地测算通货膨胀率。 所以, 他提倡,央行应锁定基于稳定价格指数的通膨率。


(9)讲解:什么是“检验微观基础”

原文:The paper first formalizes this problem and examines its microeconomic foundations.
原译:文章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检验了它的微观基础。

讲解:Formalize, 在这儿相当于formulate, 意思是将问题形式化,公式化。 或着说, 将问题用方程式表达出来。请见原论文的方程(1)(页数2)。
Examinesits micro-foundations. 不是统计检验, 如t-test, chi-test, etc. 而是考察其微观经济的基础。所谓microfoundations, 指的是任何一个方程式的得来, 不能仅是ad hoc 的。 而是通过微观经济里某种优化过程的最佳选择。比如需求函数, 需求是价格的反函数, 傻瓜都能ad hoc 地得到。 但是, 微观经济学可用有束缚条件下求效用函数极值的方法推出。


(10)讲解:什么叫“校准”

原文:When a numerical illustration of the problem is calibrated to U.S. data
原译:将调整后的美国数据作为数字例证,

讲解:要想构建这个稳定价格指数,就必须获得各种权数。 这些权数是靠对经济波动极小化得来的。 为了能获得这些结果, 必得先确定该方程式的系数值。 作者这里用美国的数据加以calibrate (校准), 找出适用美国的方程式系数。

校译:当这个问题的一个数值说明例子以美国的数据校准之后


(11)gives substantial weight to 给某物以权重

原文:onetentative conclusion is that a central bank that wants to achievemaximum stability of economic activity should use a price index thatgives substantial weight to the level of nominal wages.
原译:我们得到一个暂时性的结论:若央行的目标是最大程度地稳定经济活动,它必须使用一种价格指数,这个指数中名义工资水平是个重要的权数.

点评:一个初步的结论是:若央行要最大程度地稳定经济活动,它就必须采用一种价格指数,这种(稳定价格)指数对名义工资水平给了相当重要的权数


(12)target: 锁定
原文:Considerhow a monetary policymaker in 1998 would have reacted to these data.Under conventional inflation targeting, inflation would have seemedvery much in control, as the CPI inflation rate of 1.5 percent was thelowest in many years. By contrast, a policymaker trying to target astability price index would have observed accelerating wageinflation.
原译:考虑1998年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如何对这些数据作出应对。根据传统的通胀目标,价格水平看起来控制得很好。CPI只有1.5%,是近几年的最低水平。与此相反,一个旨在稳定价格指数的政策制定者,将会看到一个加速增长的工资水平。

点评:
正如前面已经指出的那样, target 作名词与作动词,译时不一样。 一是目标, 一是锁定。
考虑一下货币政策制定者在1998年(本论文推出的稳定价格指数是基于1998年的数据——译者)是会如何对这些数据作应对的。在传统的锁定通胀率的体制下,通货膨胀率看起来似乎控制得很好, 因为以CPI计算的通货膨胀率只有1.5%,是多年来最低的水平。相比之下,一个旨在锁定(基于)稳定价格指数(通膨率)的政策制定者,却会观察到工资水平的加速增长。


(13)upward mobility: 向上的社会流动性
原文:Infact, lower-income conservatives are about twice as likely asupper-income liberals to say they think there's "a lot" of upwardmobility inAmerica.
原译:实际上,有更多的低收入的保守主义者,认为美国有很多变动都是向好的一面,人数几乎是高收入的自由主义者的两倍.

点评:
这里有一小点小评论:upward mobility 又作upward social mobility, 指的是社会地位向上流动性, 不是一般的变动。 曼昆这家, 两代之间, 就从社会底层爬到顶层, 就是一例。


(14)ring true: 听起来蛮真的

原文:These observations ring true to me.
原译:从我的经历来看,以上的观点是对的。
点评: Something rings true. 指的是某物听起来蛮真的。 用ring不用is, 语气上有保留。 能否译成:以上的观察我觉得蛮真的

(15)
Iwonder to what extent a person's answer to these questions is in part afunction of personal family history. Most likely, I unconsciouslyoverestimate economic mobility because my family has gone from near thebottom to near the top of the income distribution in two generations.My successful friends who come from wealthy families (who are usuallymore liberal than I am) may well do the opposite--unconsciouslyoverestimate the extent to which family background made their successesinevitable. Psychologists tell us that people tend to overweightsalient observations when making decisions. There is no observationmore salient than a person's family

原译:我不知道,一个人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其家庭史的影响。我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高估了经济的变动性,原因是在两代人的时间里,我的家庭从收入分配的底层跻身于上层。而来自于富裕家庭的我的朋友们(通常比我还自由主义),更可能持相反的看法--不知不觉中高估了家庭背景导致他们必然成功的程度。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决策的时候,我们会受到显著经验的过度影响。没有什么经验比一个人的家庭史更显著的了。

点评:
Economicmobility这里的意思实际上等同于social mobility. 曼昆高估之, 因为基于心理学所说的突出经验(salientobservation)。 他同僚则高估家族势力对自己成功的作用(因而, 与曼昆相反,do the opposite, 低估socialmobility) 同样也是基于突出经验。


(16)is it something in our genes?: 是先天得来的吗?
原文:But I wonder: To what extent is the capacity for self-control somethingwe learn and to what extent is it something in our genes?

语法讲解:
这个句子, 问题在something上。 为了易于理解, 将原句写成陈述句形式: to what extent, the capacity forself-control is something(that we learn), and to what extent, it (thecapacity for self-control) is something in our genes.
在两个分句里, something 均作联系动词is的表语, 这个表语, 似实实虚, 仅作过渡, 真正的意义乃体现于其后的定语we learn(后天习得)和in our genes (先天遗传)。 因此, 我的译文是:
我想知道:这个自控能力,在多大的程度上是后天习得?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先天遗传的?


(17)call attention to: 要人注意
原文:My colleague Jeff Miron calls attention in his blog to a Boston Globe article,
原译:我的同事Jeff Miron,让我去看他的博客,他谈的是Boston Globe上的一篇文章。

讲解:
Call attention to: 要大家注意
Call my attention to: 要我注意
我的同事Jeff Miron, 在他的博客里,(估计用键联的方式——译者)要大家注意登载在波斯顿环球日报上的一篇文章


(18)American: 美国人

原文:The issue: Should Americans be allowed to buy prescription drugs in Canada?
原译:问题是:是否应该允许美国去购买加拿大的处方药呢?
点评:Americans 美国人

(19)enforce: 执行
原文:Free-market economists believe the government should enforce private contracts.
原译:自由市场经济学家相信:政府应该强制实施私人契约。
点评:Enforce: 更好的译法是执行。

(20)isn't :不是
原文:But isn't that in effect what the ban on reimportation does?
原译:但是,这与“禁止回售”的禁令的效果是一模一样的吗?
点评:但是,这难道与“禁止回售”的禁令在效果上是一模一样的吗?

(21)justify: 辩护

原文:Soperhaps one can justify it as a part of the governmental job ofenforcing private contracts.
原译: 这样,也许,大家就会合理地认为它就是政府强制实施私人契约的工作之一部分。
点评:也许,大家就会以这也是执行私人契约的政府工作的一部分来为之辩护。

(22)Conflict-of-interest alert: 利益冲突之提示
原译:以下的提示,与我个人的利益是有冲突的:

(23)objective: 客观的
原文:So, perhaps, I am not completely objective about this issue.
原译:因此,可能我个人对这个问题并不完全持反对的态度。
校译:因此,我个人对这个问题有可能不是完全客观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