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eugene:字句解释(第十二期)  

2009-05-23 16:1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ECOLOGICAL MARXISM:生态马克思主义

破题:一个边缘学科, 假如用两个学科名并置来命名的话, 常有“A(学) + B学” 的形式。 这是一个偏正的结构, 中心词是B。除非A是单音节, A (学)的学一般应去掉。为什么呢?因为既然B正A偏, 两学并用则无法凸显B的重要性。 注意, 这完全是我一家之论,有没有道理, 大家可以讨论。
我一向不喜欢计量经济学(econometrics)的译名, 而觉得应当译作经济计量学更好。因为经济计量学, 顾名思义, 计量为主, 经济为辅, 符合该学科内容。 该学科的安排从单个方程的回归到多个方程组的回归,从误差项的古典假设逐步放松引进异方差、多重线性等复杂情况。 这完全是统计学方面的知识顺序安排, 与经济学毫无关系。 经济学的内容, 如有使用,也仅是当作例子而已。 如果命名为计量经济学, 则顺序应按照经济学的知识顺序, 先宏后微, 先凯恩斯再IS-LM, 先消费者,再厂商,再市场、等等, 并在此过程中夹入计量的技巧。
撇开AB孰轻孰重, 仅看形式。 比如:物理化学(不说物理学化学)、生物工程(学)(不说生物学工程(学))
再如:医学统计(学)(不说医统计(学)), 当然可以说“医用统计学”。
因此, 我们应该说生态物理学、生态政治学, 等等。 不过,马克思主义不是某学啊?这样说吧, 主义比学还大, 另外, 是不是也可理解为马克思主义学?无论如何, 应说: 生态马克思主义

2)Many have argued:许多人都说(过);theoretical limit:理论的局限性

原文:Manyhave argued that the theoretical limit of the Marxist-socialist projecthas been its preoccupation with a productivist paradigm that endorsesunlimited economic growth and ignores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原译:许多人会说,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方案,专注于“生产主义(productivist)范式”,该范式支持无限制的经济增长,而忽略环境的退化,这是它的理论缺陷。

评论:Many have argued, 不同于 many will argue. 前者是:许多人都说(过), 后者是:许多人会说。
theoretical limit:理论的局限性, 是不是较忠实?
原译的“该范式”是不是可省?

重译:许多人都说,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方案,专注于生产主义范式,支持无限制的经济增长,忽略环境的退化,这是它的理论局限。

3)unprincipled vanguardism: 蔑视一切道德的先锋队精神; Workplace:工作场所;

原文:Thistheory is not rooted in nineteenth-century politics but in observationsof current political and environmental trends-e.g. air, land, and waterpollution, workplace and community-based movements against toxicpoisoning and other threats to human health-with hardly a trace of the"normative presuppositions of unprincipled vanguardism" .

原译:这个理论,并未根植于19世纪的政治,而是植根于当前的政治趋势和环境趋势——即:空气、土地和水的污染、针对那些对人类健康的毒物毒害和其他威胁的车间运动和社区运动。从这个理论中,找不到以前作品中的“无耻先驱者”这样的“规范前提”。

评论:

this theory is not rooted in A but (rooted) in B. 译成“并未植根于A而是植根于B”不够有力, 尤其是“并未”太奶油了一点。 为什么不译作: 这个理论, 不是植根于A而是植根于B。

observations 没有译出。

Workplace, 不是workshop, 文员的办公室亦可称之。 译成工作场所。

Unprincipled vanguardism 指的是列宁式的蔑视一切现存道德规范的彻底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精神。 无耻是无耻也, 但不必用这么狠得词。

重译:这个理论,不是植根于19世纪的政治,而是植根于对当前政治趋势和环境趋势的观察——即:空气、土地和水受到污染;工作场所和社区场所发起运动以反对这些对人类健康可造成毒害的毒物和其他威胁。在这个理论中,几乎再也看不见那种蔑视一切道德的先锋队精神的规范性预设前提。

4)be stuck in:陷入不可自拔;

原文:Itis neither stuck in an evolutionary model of progress, nor does itgloss over the contradictions of economic rationality. On the contrary,it explicitly theorizes these contradictions, recognizing the relationsbetween nature and society as profoundly dialectical .

原译:它既非来源于“进步的演化模型”,也未掩盖经济理性的矛盾。相反,它明确地将这些“矛盾”进行了理论化,认识到自然与社会之间具有深深的辩证法的关系。

评论:

Gloss over: 根据英文词典, 重在修饰表面, 而非掩盖表面。 吴莹/陆谷孙词典作掩盖解, 不太对。

Be (get) stuck in sth. 陷入不可自拔。

Evolutionary model 指的是为人熟知的马克思主义人类社会发展史, 从低级到高级的演化模式。

重译:这个理论(我不喜欢句首就用“它”)既没有陷入那种社会进步的演化模型,也没有粉饰经济理性的矛盾。相反,它认识到自然与社会之间具有深刻的辩证关系,所以明确地将这些矛盾作了理论化。
5)major step forward: 长足的进步

原文:Overthe past decade, Marxist political economy has taken a major stepforward with James O'Connor's theoretical work on the currentcontradictions of capitalism (1988, 1994, 1998).

原译:在过去的十年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因为James O'Connor对资本主义的当前矛盾所进行的理论工作,而取得了最大的进步。

评论:Major step forward: 不是最大的进步, 而是长足的进步。

6)on the one hand...on the other; 一方为……另一方为……

原文:Inaddition to the primary contradiction, which exists between capital andlabor and reflects an overproduction or realization crisis, is a secondcontradiction that exists between capital and labor on the one hand,and nature on theother.

原译:在资本和劳动之间存在着主要的矛盾,这种矛盾也反映了生产过剩危机或“变现危机”。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矛盾,一方面存在于资本与劳动之间,另一方面存在于资本与自然之间。

评论:

Realization crisis: 指的是马克思经济学里所谈到的因利润率不断下降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价值实现危机。

On the one hand, on the other: 先假定C=capital, L=labor, N=nature. 首要矛盾是C vs. L, 次要矛盾是 (C & L) vs. N
为了表示(C & L) vs. N, 特地用(C & L)on the one hand,
N on the other.

重译:资本和劳动之间存在着首要矛盾,它是生产过剩和价值实现危机的反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次要矛盾,它存在于以资本和劳动为一方,以自然为另一方的两方之间。

7)production condition: 生产条件

原文:Undercertain circumstances, argues O'Connor, capitalism today undermines itsown production conditions, namely, human nature (labor power), nonhumannature (the external biophysical world), and the built environment(including public space and infrastructure).
原译:O'Connor指出,在一定的条件下,当今的资本主义,会破坏自己的生产环境,即:人的自然(劳动力)、非人的自然(生物物理学的外部世界)、和建立起来的环境(包括公共空间和基础设施)。
评论:production conditions:统一译为生产条件比较好。这是马克思著作里的常用词。 即使原译者也在下文某处将此译成生产条件
原文:Asecosystems become heavily polluted and mined, workers and communitiespoisoned, and infrastructure destroyed, capitalists suffer a costcrisis due to the high costs (economic and noneconomic) of revitalizingdegraded production conditions.
原译:随着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的污染和开采,随着工人和社区受到了毒害,随着基础设施被破坏,资本家们就会因为要使退化的生产环境重得新生的高额评论:成本(经济成本和非经济成本),而受困于成本危机。
production conditions: 译成“生产条件”
重译: 资本家们就会因为复苏退化的生产条件所需的高额成本(经济成本和非经济成本)而受经受一场成本危机。

原文:Toovercome these new barriers to expansion, capital must eitherrestructure production conditions in productivity-enhancing ways, orseek more social forms of reproducing the 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原译:要克服这些全新的扩张障碍,资本就必须以提高生产率的方式来重构生产环境,或者,必须寻求更多的社会形式,来重建生产环境。
评论:production conditions= 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生产条件。
Reproducing: 马克思经济学常译成: 再生产, 很不错。
重译:为了克服生产扩张所面临的这些新的障碍,资本要嘛必须以提高生产率的方式来重构生产条件,要嘛必须寻求更多的社会形式,从而再生产出(原先的)生产条件。



8)its代指什么?

原文:As this happens, "we [will] enter a world in which capital does notmerely appropriate nature, then turn it into commodities ... but rathera world in which capital remakes nature and its products biologicallyand physically (and politically and ideologically) in its ownimage."

原译:正如现在的情况一样,“我们[将]进入一个资本不只是侵吞自然、然后将之转化为商品的世界……而是一个资本重造自然、以它所想象的生态环境和物理环境(以及政治环境和意识形态环境)来重新生产产品的世界。”

评论:

As this happens: 不是“正如现在的情况一样,”而是指上文所提“更可能的是,私人资本会努力通过技术革新,即:利用遗传工程或利用“食毒”微生物来洁净污染源,来降低它们的生产成本” 所以, 应译为: 当技术革新发生的时候。
这个句子的难点在于其中的三个it。 第一个it=nature, 即turn nature into commodities.
第二、三个its, 究竟是同指nature还是capital? 还是前一个指nature, 后一个指capital?
In its own image: 不是 “以它所想象的生态环境和物理环境…”
记得这样的话吗? 上帝以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人, 人也以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上帝。 God creates Man in his own image,(这里his=God’s). Man creates God in his image (这里, his=Man’s)但有没有可能是 Mancreates God in God’s image? 果如是, 那么, 在Man creates God in his image中,his所指则有两种可能性。 回到本文的句子,capital remakes nature and its productsbiologically and physically (and politically and ideologically) in itsown image. 怎么译?资本以资本(还是自然?我不确定)自己的形象,在生物学上、物理学上、(以及政治学上和意识形态学上)重新创造自然以及资本(抑或自然? 我也不确定)的产物。
全排列给出4中可能结果。 哪个对? 我倾向都用自然。但无法完全确定。
如果同意都用“自然”的话, 我要将原译重来一遍。 注意,not merely, but rather 相当于 not only but also.

重译:

当技术革新发生的时候, “我们[将]进入一个资本不仅仅只是侵吞自然、并随之将其转化为商品的世界……而且也是进入一个世界, 其中资本以自然的形象,从生物学上、物理学上、(以及政治学上和意识形态学上)重新创造自然以及自然的产物。

9)actively pushing:积极地推动

原文:TedBenton is another sociologist actively pushing Marxist sociology in amore ecological direction.

原译: TedBenton是另一个活跃的社会学家,他更多地在生态的方向上,推进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

评论:

Actively pushing 指得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的积极推动。
如果原文是Ted Benton is another ACTIVE sociologist pushing Marxist sociology in a more ecological direction. 那么原译文就可适用。

10)两个比喻:prism和touchstone

原文:His work can be seen as an important touchstone for scholars trying toretheorize nature- society relations through the prism of nature-basedproductive activities.

原译:对于那些试图通过“基于自然的生产活动”的三棱镜来叙述自然与社会关系的专家来说,他的作品可以视为一个重要的试金石。

评论:两个比喻:一是试金石, 引申义即检验标准。 一是三棱镜,引申义即另一种视角。

重译:对于那些试图通过“基于自然的生产活动”的(三棱镜)新视角来重建自然与社会关系理论的学者而言,他的著作可以被看做一个重要的试金石。


11)by ignoring:忽略了

原文:By ignoring appropriative labor processes such as fishing or fellingtrees, and ecoregulatory activities such as agriculture, Bentoncontends that "Marx underrepresents the significance of non-manipulablenatural conditions of labor processes and overrepresents the role ofhuman intentional transformative powers vis-a-vis nature"

原译:Benton忽略了像打鱼和砍树这样的专用性劳动活动,忽略了像农业这样的生态管理活动,他争论道:“马克思在劳动活动的非可控自然条件的重要性上表述不足,而在人类相对自然的意图型转化力量所具有的作用上却表述过多”

评论:

Appropriative: 侵吞性的

谁忽略了像打鱼和砍树这样的侵吞性的劳动过程?原译者说是本顿。 不对!12)中已经谈到, 本顿认识到劳动过程意图结构的丰富性。这里的“忽略” 只能是指马克思。 所以有下文的表述太过和不足。

Transformative powers vis-à-vis nature = transformative powers against nature = powers that try to transform nature. 试图改天换地的力量。

本顿争论道:因为马克思忽略了像打鱼和砍树这样的(对自然)侵吞性的劳动过程,忽略了像农业这样的属于生态管理的活动,“他在劳动过程的非人可控的自然条件方面的重要性上表述不足,而在人类对抗自然的意图型改造力量所具有的作用上却表述过多”


12)它-->其多样性

原文:TakingMarx's focus on the labor process as his starting point, Benton arguesthat different kinds of human activities have distinct "intentionalstructures" that go beyond the primary ideal type identified by Marx(productive-transformative intentional structures).

原译:Benton将马克思对“劳动过程”的侧重,作为自己的起点,他指出,不同的人类活动,具有独特的“意图性结构”(intentionalstructure),它超过了马克思所确定的主要理想模式(生产转化的意图结构)。

评论: 下文紧接着就会谈到,马克思虽侧重劳动过程的研究, 却忽视了劳动过程有多种不同的意图结构。马克思只看到那种主要的(primary)理想型(ideal type)亦即,生产-改造型的意图结构,亦即毛的与天地斗、改天换地的生产活动。 实际上, 劳动过程还有其他意图结构, 丰富性超过(gobeyond)马克思所确定的那种。用一个单数的“它”, 不足以译出丰富性。

重译:本顿也将马克思对“劳动过程”的侧重,作为自己理论的出发点, 他指出,不同的人类活动,都具有自己独特的“意图结构”,其多样性远远超过马克思所确定的那一种所谓的主要理想型, 亦即生产-改造型的意图结构。

14)reproduce 再生产:transform 改造

原文:ForBenton, ecoregulatory practices are labor processes that aim tosustain, regulate, or reproduce rather than transform the conditions ofagricultural production.

原译:对Benton来说,生态管理的实践,是一个旨在维持、管理或重造农业生产条件的劳动过程,而不是一个转化农业生产条件的劳动过程。

评论:为了与上边翻译保持一致, 仍维持以下术语的译法Reproduce : 再生产; transform: 改造。

重译: 对本顿而言,生态管理的实践,乃是这样一种劳动过程, 其目的是为了对农业生产的条件进行维持、管理或再生产, 而不是为了改造。

15)重译:

原文:Bentonsuggests that the work of transformation in seed and livestockproduction is actually carried out by organic and inorganic naturalprocesses such as photosynthesis and metabolism, which are "relativelyimpervious to intentional manipulation."

原译:Benton认为,种子和生畜的生产中的转化工作,实际上,是由有机的或无机的自然过程(如光合作用和新陈代谢这些“相对不受意图性操控”的自然过程)来完成的。

评论: 有些劳动过程, 处于中间状态, 既可看作人对抗自然意图改造, 亦可看作人顺应自然, 顺水推舟。比如种子与牲畜生产中的改造工作。 但如果我们好好想想, 就知道这些工作还是属于上文提到的“非人可控的自然条件”的过程,而不是对自然条件进行真正的改造。

重译:本顿认为,就算种子与牲畜生产中的改造工作,实际上,也都是由有机的或无机的自然过程(诸如光合作用和新陈代谢这些“比较不受(由人)意图操控”的自然过程)来完成的。

16)both:两个人

原文:Buildingon the work of both of these authors, a recent paper by Boyd et al(1999) develops the idea of nature as actor in nature-based industries(e.g. mining, agriculture, or silviculture), arguing that a directreliance on the biophysical world introduces a unique source ofsurprise, opportunity, and risk into the capitalist productionprocess.

原译:最新的一篇由Boyd等人(1999)所写的论文,在这二类作者的研究基础上,提出了“自然为自然为基础的产业(即采矿、农业或造林)的主角”这样的观点,他们指出:对生态物理世界的直接依赖,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引起“惊异”、“机会”和“风险”的独特源泉。

评论:

Bothof these authors, 是这两个作者(Benton/Bunker), 而不是这两类作者(Benton/Bunker, Barhamet al), 因为:第一, 括弧里的作者不算数;第二, 他们的工作有如此强烈的相似性(strong parallels), 又如何能分出类来?
Actors: 演员、参与者, 不一定是主角。

重译:最近的一篇由博伊德等人(1999)所写的论文,在这二个作者的研究基础上,提出了“以自然为基础的产业(如:采矿、农业或造林)亦以自然为演员”这样的观念,(会不会更顺口,又保留其义?)他们指出:直接依赖生物物理世界,对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来说,是引进“意外”、“机会”和“风险”的独特源泉。


17)Approachingthe idea of nature in capitalist production from the field ofsemiotics, Martin O'Connor (1993) suggests that capital's response toecological crisis has been to represent formerly noncapitalistrealms---the biophysical world, non-industrialized economies, and thehousehold---as reservoirs and stocks of "capital" and therefore nolonger external to capitalism. 原译:Martin O'Connor(1993),在符号学的领域里,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中的自然观点,指出:资本对生产危机的反应,已经将以前的非资本主义的领域——生态物理世界、非工业化的经济和家庭——体现为“资本”的储备和存量,因此,也就不再外在于资本主义了。
Approaching A from B: 从B 逼近A,引申为: 从B的角度切近A以对A作研究。
Ecological crisis: 生态危机, 不是生产危机。
Biophysical world:是不是译成生物物质世界或生物物理世界?
评论: 资本是如何对生态危机作应对呢? 无他。 索性扩大资本的地盘(下文的colonize, 将原来的非资本地盘, 殖民成资本的地盘), 原先属于“自然” 的地盘, 悉数放入资本的囊中, 自然不再外化于资本, 生态危机则转化成一种企业管理的行为。
重译:Martin O'Connor(1993),从符号学领域的角度,切近并研究了资本主义生产中的自然的理念,他指出:资本对生态危机所作的应对,就是将以前的非资本主义领域——包括生物物理世界、非工业化的经济部门以及家庭住户——表述为“资本”的储量和存量,这些领域也从此不再外化于资本主义了。

18)Onceparticular 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are colonized in this way, arguesO'Connor, it becomes possible to justify their rational and ecologicalmanagement by economic actors. 原译:O'Connor认为,曾经是特殊的生产环境,而今以这种方式移入其中,所以,经济参与者,就可以来判断他们的理性管理和生态管理了。
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上文见过多次, 保持一致, 译成生产条件。
Once, 当连词用, once A, then B, 一旦A(条件满足), 则B 将会发生。 Once bitten, twice shy. 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
注意两个代词的指代(太多的问题发生在代词身上了, 代词虽小, 不可小觑!)it becomes possible to justify中的it, 是引导词, 假主语也, 真主语是to justify. 那么, their management by economicactors 中的their 指称什么呢?原译给人的印象是their =经济参与者的。 另外, 原译把justify(为。。。辩护)当作judge(判断). 再读一读原译:“经济参与者,就可以来判断他们的理性管理和生态管理了。” 经过仔细观察, their指的是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复数, 所以用their) 这句可改写为Once particular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are colonized in this way, it becomes possibleto justify the rational and ecological management of the conditions ofproduction by economic actors.
重译: 特定的生产条件一旦被如此“殖民化”了, 由经济参与者对生产条件进行理性管理及生态管理就有自圆其说的可能。

19)Thatis, in the semiotic shift toward the capitalization of nature,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and resource exhaustion are being diagnosedas management problems rather than as a crisis or breakdown; thismanagement exercise then becomes a new source of dynamism forcapitalism. 原译: 即,当发生了“自然资本化”(capitalization ofnature)发生了符号学的变化,那么,环境退化和资源耗竭,就可以处理为“管理问题”了,而不是一个危机或崩溃;这样,这个管理工作,就成了资本主义动态学的新来源。
难点在:什么是semiotic shift toward the capitalization ofnature?(符号学上发生的对自然资本化的偏移)先看看capitalization of nature自然资本化,这就是上文的“将以前的非资本主义领域——包括生物物理世界、非工业化的经济部门以及家庭住户——表述为资本的储量和存量” 也是上文的“特定的生产条件一旦被如此殖民化”。
再回头看看Approaching the idea of nature in capitalist production from the field of semiotics,
(从符号学领域的角度出发,切近并研究了资本主义生产中的自然的理念。)这下就可理解何谓“符号学上发生的对自然资本化的偏移”
还有就是何谓management exercise? 这就是上文所提到的“由经济参与者对生产条件进行理性管理及生态管理”
重译:也就是说, 一旦符号学上发生了对自然资本化的偏移,那么,环境退化和资源耗竭,就都可以被诊断为“管理问题”而不是什么危机崩溃;这个管理操练(exercise)随之也成了资本主义发展动力的新源泉。


20)Harveyfocuses on the built environment---arguably the most common environmenttoday, especially to the working class and, in some countries, forminority ethnic groups.原译:他侧重于成型的环境——可论证地,是当年最常见的环境,特别是工人阶级的环境,以及(一些国家中的)少数民族群体。
Arguably,不是“可论证地”, 而是“有争议地”, 指的是某一论断, 论据尚不足, 但是姑且提及, 真伪待考。 比如: Lu Hsun, arguablythe greatest writer of modern China, has been unduly sanctified.(鲁迅,曾被不适当地神化。 他乃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作家,不过,是否最伟大, 还是有争议的。) 注意, 当某种描述用的是最高级形容词时,为表严谨, 往往加用arguably 以留后路。
重译:哈维侧重研究人造环境(西方国家,穷人多住都市环境, 富人多住郊区自然环境)———这尤其对工人阶级而言,而且在某些国家中对少数民族群体而言, 是最最常见的环境, 尽管是否最最, 尚有争议。


21)Harveyargues that nature is so mediated by capitalist structures andpractices that there is no other way to think of nature as currentlyexperienced except as a product of capital.原译:Harvey认为,资本主义结构和资本主义实践,对于自然采取如此的调和态度,以至于我们除了将自然视为资本的产品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将之视为当前的体验。
这句话印证了上文“资本以自己的形象再造了自然”。 资本以调停干涉者的身份介入(mediate)自然和人之间。 介入之深, 使得当今为人所体验的自然已面目全非, 不能再称之为自然, 最好称之为资本的产物(product of capital)。
重译:Harvey认为,资本主义的结构和实践,对于自然介入如此之深,以至于我们只能把当前体验的自然视为资本的产物。



22)Besidesreconceptualizing the idea of nature vis-a-vis capitalism, ecologicalMarxists are also emphasizing how social movements and other agents ofchange respond to capital-driven ecological transformations.原译:除了重新构建自然观念相对于资本主义的概念之外,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还强调针对资本驱动的生态转化的社会运动和其他主事者(agent ofchange)。
何谓reconceptualizing the idea of nature vis-a-vis capitalism?这就是上文的“把当前体验的自然视为资本的产物”, 就是重新建构作为资本主义对立物的自然这种观念的概念。
Agent of change, 引起变化的因素。
重译:生态马克思主义者, 除了重新建构作为资本主义对立物的自然这种观念的概念之外,还强调社会运动和其他促变因素是如何对资本驱动的生态改变做应答。

23)Harvey(1996) has a similar interpretation of the environmental justicemovement as it unfolds in multiple local-to-global sites around theworld. Harvey(1996)对环境正义运动(environmental justice movement)原译:也有着相似的解释,因为它在全球范围内的“地方向全球”的多层水平上展开了。
As it unfolds: 这里的as=when. 不是因为。
重译:随着环境正义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由地方向全球的多处展开, 哈维对该运动也有着相似的解释。

24)Thesepolitics often exclude people with whom there could be potentialsolidarity, such as people from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or nations butsimilar locations in relation to contemporary capitalism (see alsoSchaeffer 1997, Gille 2000). 原译:这些政治,常常将那些本质上休戚与共的人们(如不同种族或不同国家的、但却因当前资本主义有关的原因而处于相似位置的人们)排除在外(亦见Schaeffer 1997, Gille 2000)。
These politics 指上文的localist politics, 用复数, 但不一定要译出复数来(这些政治!)可用重复的方法: 地方主义的政治。
Potential : 潜在的,有可能争取的, 但未必是本质上的。
重译:地方主义政治,常常把那些有可能争取的团结对象(如虽属于不同种族或不同国家、但相对于当代资本主义都处于相似地位的人们)排除在外。



25)Heshows that local-based environmental activists have stopped numerousplanned municipal incinerators and forced many public and privateemployers to clean up neighborhoods and make workplaces safer. 原译:他说明了:基于地方的环境活动家们,已经阻止了无数的计划修建的市级焚烧炉,迫使许多公共雇主或私人雇主清理周边环境,迫使他们让车间变得更加安全。
Numerous: 很多, 不是无数。
重译:他显示了:以地方为基地的环境活动家们,已经阻止了许多计划中要修建的市政垃圾焚烧炉,迫使许多公共雇主或私人雇主清理周边环境,迫使他们加强工作场所的安全。


26)Thesesuccessful actions have, in turn, fed into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political strategies for greater democratic participation in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over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and thecirculation of toxic waste (see also Schaeffer 1999). 原译:这些成功的行动,反过来,也注入了国家政治策略和国际政治策略,使得在生产工具和有毒废料的循环的决策过程上,具有更高的民主参与性。(亦见Schaeffer 1999)
Feed into: 有助于, 加强了, 维持了。
Means of production: 生产资料。
重译:这些成功的行动,反过来,又对全国、甚至国际的政治策略起了维护作用,促进了民主参与决策过程,以解决生产资料和有毒废料循环等问题。


27)Indeed,their scholarship reveals an understanding of production in thebroadest terms---as social, economic, cultural, and ecologicalproduction, circulation, and consumption. Nature is, or natures are,internal to these transformations (LeFebvre 1991). This intellectualproject---to comprehend both the social production of nature and thenatural production of society---is enormous. 原译:实际上,他们的学术成就,在最广泛的用词上(如社会的生产、经济的生产、文化的生产和生态的生产、循环和消费)揭示了对生产的理解。整个自然就是(或全部自然都是)这些转化的内在物(LeFebvre 1991)。这个智力方案(即充分领悟“自然的社会生产”和“社会的自然生产”),是异常巨大的。
in the broadest terms: 在最广的意义上,
social production of nature: 自然被以社会化的形式生产, 社会是生产的主语, 自然是生产的宾语。
Natural production of society: 社会被以自然化的形式生产。 自然是生产的主语, 社会是生产的宾语。
重译:他们的学术成果,从最广的意义上揭示了对生产的理解, 在这个意义上,生产是社会的、经济的、文化的以及生态的生产加循环加消费。自然,或自然万物,都是内在于以上这个转化之间。为领悟社会生产自然而自然也生产社会而进行的这个智理方案, 确是一个庞大的方案。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