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谈弗里德曼为独裁者出谋划策  

2009-03-23 17:3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On the Ethics of Advising

纽约时报的一篇书评,提到了Milton Friedman。下面的这段文字,还是很引人深思的:
弗里德曼,与智利的独裁者Gen. Augusto Pinochet,有联系,这也确实他职业生涯的最大的污点。弗里德曼辩护说:他给Pinochet所提的经济建议,就像一个医生在爱滋病的爆发时提供的对策,这二者之间没有差异。但是,弗里德曼的这个说法,却是很难让人信服的。
问题是:这个评论家,没有说清楚:为什么弗里德曼的说法不能让人信服。他好像认为,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点也不显而易见。

这里有一个基本问题。你是美国大学里的一个专家。那个鬼独裁者找到了你,说他的国家面临着问题,而且,希望你提供帮助来解决它。许多人,也不只是独裁者一个人,也因为这个问题而在受苦受难。那么,你怎么做呢?它是不是只是一个经济问题呢?是不是就是一个像医疗问题的经济问题呢?如果是这样的话,理由是什么呢?(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看法,我的说法是:我可不知道。幸运的是,我没接到那些独裁者的电话。)

[我更新一下:现在让我更具针对性一点:你是哈佛医学院的教授,是某个致命疾病的世界级的专家。现在,一个国家的头头,也正得了一种新病,这种新病呢,跟你所熟悉的病症,是很相似的。他现在找到你,让你提供建议。你知道如何为这种新病制造一种便宜的疫苗,而且,你是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一个人。那么,你是否会无条件地提供这种秘方呢?如果你不肯,那么,条件是什么呢?如果这个国家的头头,正是一个暴君独裁者,那么,你会不会提供帮助呢?而且,你积压道让这种流行病自行地流行,可能会让很多人受苦,而不仅仅是独裁者一个人。]

同样的问题,在给那些民选领导提建议时,也会产生这种道德问题,当然,这个问题,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情感的纠结。有两年的时间,我是布什总统的顾问。现在,我呢,偶尔会给Mitt Romney做点免费的咨询。经常的,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有一些写信的人,有一些博友们,总是认为:我必定会同意他们所采取的对策,或者,应该为那些事儿负责。这个假设,是太不动脑子了。

总统和总统候选人们,必须在许多事上做决策。你不能以为,每个顾问对每个事儿,都持同意的态度。实际上,政治家会倾听许多不同看法的顾问的话。顾问可不会因为人家一不同意他,就马上辞职不干。如果人们都按这种“自我中心”的做法来做事的话,这个社会就没法运行了。

想一下:那些相信"堕胎是谋杀”的经济学家,是不是就要拒绝给奥巴马提供"税收改革"的建议呢?如果这个经济学家选择成为奥巴马的顾问,而且,奥兄赢了,那么,如果奥兄所做的“支持堕胎”(pro-choice)的政策所导致的所有的堕胎事件,是不是都是这个经济学家同意的呢?如果他的税收改革的建议,只得到了部分的遵从,那么,他是否要辞掉顾问一职呢?如果他还做老奥的顾问,那么,他是不是要为老奥的全部政策决定都负起责任来呢?甚而至于,他是不是要为老奥自己提出的“税收改革”的建议负责呢?

我的答案是:非也,非也,非也,非也,和“非也”。在我看来,顾问只对自己提出的建议负责,而奥兄为他所采取的决断负责。

也许,我在对待经济顾问(像弗里德曼,我,以及我假设中的那个奥政府顾问)这个问题,不够严谨。但是,我担心的是,如果“超道德”(sanctimony)让人们对学者式的顾问,附加了太高的“道德税”,那就可能会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大部分学者,不想跟政治粘乎在一起,他们更愿意在象牙塔这样的“小结裹”里,享受相对的安宁,弄点生活补贴。官场上越是丑恶,学者就越不想拿自己的收入去冒这个险,于是,结果就是:每个人的处境就变得越差。

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