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格里高利·曼昆的博客

恒甫学社的学术性分支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曼昆  

曼昆

网易考拉推荐

萨默斯问:庸才经济学家哪儿去了?  

2009-03-04 20:0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ishful Thinking

华盛顿邮报 上登了一篇我的老同事、老朋友Larry Summers的访谈,这引起了我的注意。下面的对话,让我兴味盎然:

问:减税了之后,可以减掉哪一部分政府支出,来抵消税收减免的部分呢?

答:全面的保健改革(comprehensive health care reform),最终可以降低政府支出。

萨默斯说得没错:全面的保健改革,是可以降低政府支出,就像降低税率,可以增加税收一样。理论上讲,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

然而,这样的提问,与萨默斯的信念,也差不太多。从我的观点来看,这是一厢情愿而已。在人们争论健康改革时,主要集中于让没有健康保险的人得到保险。我觉得:这个目标,不太会通过降低政府支出来实现。

有一些左派人士,希望建立一个“单一支付体系”(single-payer system),实际上,这是使用国家的垄断权,来降低健康产品提供商的价格。但是,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萨默斯老兄,他是具有完全理性的市场导向观点的,他恐怕不会倾向于使用这种体系。

我的猜想是:萨默斯的这个想法,即可以通过进行全面健康改革来支付税收减免部分,是否会成为左派的“模因”(meme)呢?如果是这样,我建议萨默斯老兄,快把人类智慧历史上的这个时刻记下来,把这个理论写在纸巾上,也行啊!

更新: 对于我让他写在纸巾上的这个建议,萨默斯回了一封信:

亲爱的曼昆:-

你让我评论你的博客,感谢感谢!

很荣幸,我在互联网上聊天,你跟进得这么紧。你搞死我了。你引用的那段话,就像说的那样,技术上正确,但是,具有误导性。很可能,最少在长期内,全面的保健改革,如果做对了,可能会增加政府支出总值。然而,就像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这个玩艺,是不存在“保健类拉弗曲线”的。对于那个问题,正确的回答是:
theincrement to debt should be paid over time through whatever combinationof spending and tax measures congress chooses and that in the healthcare space there is room for measures that would save money. 我这话说得可真是太像电报密码了!

既然我们谈到了“财政真相”的问题,那么,我可是对你写的第一版上关于税收会增加财政收入的观点,崇拜有加的。让我想想,你老兄可是用过一个词,来描述这种观点的经济学家的。你说他们是“庸才经济学家”。这么让人记忆深刻的字眼,在后面的版本里,却不见了。这是不是说明了:(1)第一版里,你夸大了自己的看法?(2)你在这个问题,改变了看法?(3)你觉得这个东西,从头到尾没劲死了?(4)你觉得读者没法了解这个词的意思?(5)你不想激怒那些正在教“经济学入门”的庸才经济学家们?

节日快乐!

萨默斯

关于这个“庸才经济学家”的问题,我的回答在这儿,我说过了:“在第二版时,我把庸才经济学家和古怪经济学家(charlatans and cranks)拿掉了,因为有一些读者说,在一个描述政策争论的教科书里,用这样的词,是有点过火了。(他们说得也没错。)但是,对税收政策的实质分析,却没有问题。 这个老贴(谈的是拉弗曲线的前世今生---中文博主注)包括当前版本的一个节选。”

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